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奥委会主席自拍火了三星再次植入

2018-12-06 23:26:38

奥委会主席自拍火了,三星再次植入?,

被国际奥委会上传到其官方推特账号的自拍照。在8月16日的南京青奥会开幕式上,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 巴赫在现场与运动员一起自拍后,国际奥委会很快将一张自拍照上传到了官方推特账号。8月17日,这张照片在中国社交站上被疯转。根据对比分析,国际奥委会上传的这张自拍照由站在巴赫右边的一位运动员拍摄。画面不是特别清晰,特别是巴赫主席的脸,鉴于当时是在夜晚拍摄,需要长时间曝光才能拍摄到清晰照片,所以拍摄者的手稍微抖动就会造成画面模糊。对焦范围似乎在巴赫右边的两位运动员面部。8月16日的南京青奥会开幕式上,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 巴赫在现场与运动员一起自拍。经奇客姐鉴定,加上友们的智慧,可以基本确定,用于自拍的这些都是三星Note 3白色款。特别是从这张自拍照上看,底部可以较为清楚地看到Note 3的手写笔末端。白色三星GALAXY Note3。另外,三星是此次南京青奥会的合作伙伴之一,在曝光率这么高的场合,把三星作为自拍工具,显然是合符情理的。但令人疑惑的是,三星即将于下月初推出Note 4,这个时候为什么会宣传Note 3这个即将过气的产品?此外,三星今年推出的旗舰机型Galaxy S5,截至目前销量未达到预期,此刻难道不更应该推销S5吗?但另一个消息可以给出部分解释:8月14日,在南京河西区青奥村召开的青年大使欢迎仪式上,三星和国际奥委会向104名青年大使赠送了三星GALAXY Note3智能。报道称,GALAXY Note3出色的多任务处理能力以及S Pen强大功能将帮助青奥大使尽情展现其表现力,在世界范围内传递青奥价值,分享2014年南京青奥会的激情体验。8月14日,在南京河西区青奥村召开的青年大使欢迎仪式上,三星和国际奥委会向104名青年大使赠送了GALAXY Note3。在了解Note3的参数后,就可以理解为什么这张自拍照有些模糊了。这款机型设有一枚1300万像素后置镜头+200万像素前置镜头的组件配备,还有闪光灯支持。200万像素的前置摄像头,显然在行业内并不。相比目前很多主打自拍功能的国产,就更占不到什么优势了。此次开幕式的总导演陈维亚透露,自拍实际上是当天白天临时增加的一个环节,别看是一个时间极短的环节,却令整个团队头疼不已,因为这是一个“与时间赛跑的环节”。 “巴赫是前一天下午才提出这样的创意。提出这样的要求,我们也觉得很有趣。巴赫运用的是年轻人喜欢的‘行为艺术’,他的心是年轻的,他用小小的动作和跟全世界年轻人的心连在一起。但这个小插曲也需要报批、重新设计时间、设计环节等系列改动,整个节目组一直忙到晚上6点。”陈维亚说。值得注意的是,这不是三星次和知名的自拍活动有关系。今年3月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上,主持人艾伦·德杰尼勒斯与数名明星自拍,刷新了推特上的转发纪录。她当时拿的就是一款三星,而且也是Note3。当时,三星也是奥斯卡颁奖典礼的赞助商,颁奖礼中还播放了三星Galaxy S5的广告。知情人士透露,作为与直播奥斯卡的电台ABC的广告赞助合作的一部分,三星和它的媒介购买公司Starcom MediaVest协定将该Galaxy智能植入节目当中。艾伦发布的那张“自拍”照的起源则有点不同。知情人士称,在颁奖礼开始前几天,艾伦提出想要在节目中玩自拍,而ABC建议她采用三星,因为三星是赞助商。知情人士还透露,彩排期间,三星高管曾亲自指导艾伦使用Galaxy Note 3。不过,三星否认事先策划了这次自拍。三星在一份声明中说“这真是令人出乎意料”,看到艾伦在这样的关键时刻使用三星他们感到荣幸备至。然而,艾伦在后台在其推特上发布了这张自拍照后,又发布了一些现场的其他照片,那些照片的上传来源,显示她使用的是iPhone。:青奥会火了自拍,你真的懂selfie吗?南京青奥会开幕式上,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 巴赫在现场与运动员一起自拍。 新华社 图在8月16日的南京青奥会开幕式上,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 巴赫在现场与运动员一起自拍,并呼吁观众自拍,并将照片上传社交络,与世界人们分享2014南京青奥会现场盛况。然后,本来就不缺自拍照的新浪微博又多了一大波自拍。此事成了这次开幕式上的亮点之一。有友评论:青奥会的亮点就是:确立了“自拍”在摄影界的地位。事实上,“自拍”在摄影界的地位早就被确立了,更准确地说,这可能是中国大型官方活动上的首次“官方自拍”。国外的官方与民间自拍在国外,官员自拍早就不是什么稀罕事。包括美国总统奥巴马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内的世界政要都已加入了自拍行列,政府官员与选民的互动从传统的握手拍照向“参与式文化”演变 ,从王子到教皇,甚至是令人敬畏的权威人士都出现在了自拍照里。更不用说众多明星在社交媒体上活跃地自拍着。奥巴马、丹麦首相和卡梅伦在曼德拉追悼会上自拍。在去年南非前总统曼德拉的追悼会上,奥巴马、丹麦首相赫勒·托宁-施密特和英国首相卡梅伦进行了那次着名的自拍,但奥巴马老婆当时的表情才是真正的亮点;在今年世界杯期间,德国总理默克尔跑进德国队更衣室,与队员波多尔斯基萌萌哒地自拍了;在今年3月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上,主持人艾伦·德杰尼勒斯与数名明星的自拍,刷新了推特上的转发纪录。2003年,“selfie(自拍)”被选为牛津词典年度热词。他们对selfie的定义是:拍摄自己的照片。通常使用智能或摄像头拍摄,并上传到社交络。奇客姐研究了一下“selfie”这个词的前世今生。从词源角度来说,selfie的早书证可追溯到2002年9月13日,它的创造者是一个不知姓名的澳大利亚大学生。据说他在络论坛上上传了一张自拍的醉酒照,并附上如下文字:嗯,在朋友21岁的生日聚会上喝得烂醉,被什么东西绊倒后嘴唇先着地[门牙也差点撞到]摔在了台阶上,把下嘴唇摔出了一个大概长达1厘米的口子。不好意思照片不是特别清楚,但这是一张自拍照(selfie)。不过,Selfie一词可能早已被澳大利亚年轻人所使用。而词典显示,self-portrait(自画像)是selfie早的表现形式。早在1831年,self-portrait就出现在英语中了。历史上张自拍从历史角度看,自拍真的是自画像的一种新兴子类,是近年来科技发展的一个副产品,并非像1900年代柯达Brownie相机那样的摄影革命。1839年诞生的历史上张人物肖像照,就是一张自拍照片,当然也是世界上首张自拍照,由摄影师Robert Cornelius拍摄。Robert Cornelius在他父亲位于费城的煤气灯进口公司后面架好了相机。在拿掉镜头盖之后,他迅速跑进画面,端坐了超过一分钟时间,然后重新盖上镜头盖。这张照片现在收藏在美国国会图书馆中。另一张着名的自拍照是1840年的《扮成溺死者的自拍像》(Self-Portrait as a Drowned Man)。艺术历史学家Kandice Rawlings表示,在早期摄影中,摄影师把镜头对准自己似乎是一种自然趋势。摄影很容易被用作表现自我的工具,让我们对自己的形象做出“控制”。在自拍热潮来临的几十年前,艺术家Jean-Francois Chevrier就曾指出,进行自恋式凝思的场所是卫生间/浴室。看看现在社交络上大量的“厕所自拍照”就知道了,镜前自拍已经是自拍的子类别,不仅超出了厕所范围,还有电梯和健身房里的镜子。然而,当代的自拍又与历史上的自拍有着显着不同,区别在于当代自拍的即时性和分享性,拿起智能就能拍下无数张照片,然后可以分享到Instagram这样的社交络上,得到好友的赞或评论。这是一种络化的摄影。反映社会与文化很多研究者用“社交媒体驱使的自恋症”,“对自我认识的手淫”,“虚拟的小我”来形容自拍。南澳大学的学者Karen Nelson-Field认为,自拍是一种自我品牌行为,为我们获得目标社交圈的认识、支持和互动提供机会,与商业品牌促销类似。就像在试图贩卖一个版本的“我”:积极、快乐、成功、骄傲,穿着漂亮的衣服或者不穿衣服,性感、有诱惑力。如今,针对自拍的研究也多了起来。一个由8名数据科学家、数字文化专家和艺术历史学家组成的团队,近发起了一个有意思的研究项目——SelfieCity。他们采用面部识别技术,对发布在Instagram上的3200张在全球5个城市拍摄的自拍照进行了分析,发现了每个城市人们自拍的特色。这5个城市是曼谷、柏林、莫斯科、纽约和圣保罗,拍摄者的平均年龄是23.7岁。他们得出的结论:1.在Instagram上选取5个城市的人物照后,只有不到4%是自拍。2.自拍者绝大多数是女性,特别是在莫斯科,女性自拍者是男性的4.6倍。3.圣保罗人喜欢在自拍时笑,而莫斯科人笑得少。4.圣保罗人比其他城市的人都喜欢歪头自拍。“每个人都是艺术家”目前,研究者还在争论一个现象:自拍是否是一种艺术?保守者认为,自拍不是艺术,它过于容易创作,且随意散播,而摄影艺术是要用心去创作的。但开放者认为,影像的稀缺性曾经使摄影有别于生活,而现在,摄影就是生活的一部分。自拍可以被看作一种“大众艺术”,就像德国艺术家Joseph Beuys所说的,“每个人都是艺术家”。很多自拍作品已经被放在博物馆展览。当然,这不是说所有自拍都能被看作艺术品。自拍也引起了争议。比如,自拍的禁区在那?当你在出席葬礼时,在骚乱和事故现场,在灾难发生后,自拍是否合适?,奇客姐表示遗憾的是,为什么青奥会上巴赫自拍时拿的不是中国国产?难道是为了和都教授匹配?跟教皇一起自拍。

国际空间站宇航员Aki Hoshide去年拍下了张太空自拍照。

本文来源:澎湃

防静电地板厂家
高压合金管
仿真绿化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