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狠女市长有没有尚方宝剑

2018-11-05 09:22:58

“狠女市长”有没有“尚方宝剑”

吉林省舒兰市原市委常委、副市长韩迎新2013年12月28日被证实开除党籍、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已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韩迎新曾说过“我不懂拆迁法,不按拆迁法办”、“我有尚方宝剑!你们随便告,我不怕”等言论,被称为“史上狠拆迁女市长”。(见2013年12月29日《北京晨报》)

叫嚣“我有尚方宝剑”的“狠女市长”倒下了,但“我有尚方宝剑”的雷语犹在耳畔,这剑究竟有没有,是女市长历史剧看多了,以此吓唬百姓,还是背后的确有保护伞为其撑腰?

2011年,舒兰市市民许桂芹因门面房被无理强拆到中央上访,得到时任总理温家宝的亲自接待,“狠拆迁女市长”韩迎新随即受到舆论关注。然而,事后,韩市长毫发未损。

再者,能够被称为“狠拆迁女市长”,不应是韩迎新一个人在战斗。个体再狠能有多大影响?真正可怕的是权力缺乏监督和制约,成为少数人恣意妄为的私器。堂堂一个副市长,居然视法律如草芥,不按拆迁法办事,当地人大、纪委和上级部门是否知情,又有多少人对其睁只眼闭只眼?

对于“随便告、不怕告”的雷言雷语,我们并不陌生。除了一些人的虚张声势外,也有不少事后证实并非口出狂言。贵州凯里原市长洪金洲曾警告举报人,“在贵州省范围内,能告倒我的人还没生出来”,事实上,他确实没有被省内的人告倒。要不是牵涉到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案,洪金洲的官位或许还能坐下去。北京“牛违建”业主自称“敢住就不怕告”,更令舆论哗然。这座楼顶别墅拆拆停停、在承诺的时间节点一拖再拖,如果没有媒体连续追踪关注,说不定早已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随便告、不怕告”所伤害的,不只是政府的公信力,更有公众对于法律和制度的信仰。当看到一次次上访举报石沉大海,群众的合理诉求得不到回应,又怎能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法治社会不相信“尚方宝剑”,对于权力运行和监督体系暴露出来的漏洞,有关部门应深刻反思,尽快弥补。□张枫逸

原标题: “狠女市长”有没有“尚方宝剑”

原文链接:

稿源:中新

作者:

方矩管厂家
半挂车价格
网络危机公关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