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我看经济学教学改革

2018-11-06 09:31:39

我看经济学教学改革

近,我到巴黎参加了新经济思维研究所(Institute for New Economic Thinking)的年会。这个智库专注于鼓励经济领域的新理论和新实践。会上有许多关于大学经济学教学大纲改革的讨论。这场辩论集中于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的温迪卡林(Wendy Carlin)和一些学术合作者共同设计修订的经济学入门课程。这个新课程正处于测试中。

与会者都认为需要改革(尽管参加新经济思维会议的人当然很可能这样想)。我们用来理解经济体经历繁荣、萧条、通胀和增长的宏观经济理论,在全球金融危机中暴露了不足。但专业正统的经济理论仍基本上保持了不变。现代宏观经济理论界泰斗罗伯特卢卡斯(Robert Lucas)谴责了批评者们的无知,他解释称,不可预知事件的经济后果是不可预测的。但这样的回应跟没有回应一样。金融理论同样暴露了不足。

学生们普遍的不满很明显,也可以理解。一群来自曼彻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Manchester)的学生率先在英国发难,之后抗议活动扩展到了世界各地。这些年轻人断言,教授们没有阐述那些吸引他们选择这一学科的话题——经济发展、金融不稳定和不平等,他们的太多时间被花在琐碎的初等数学练习题上。

当前的广泛共识是,经济学应该更加多元化。但我发现自己的多元主义观点因为温和而受到攻击,被谴责为像孟什维克(Menshevik)一样希望从内部进行改革,而非加入那些计划攻打冬宫(Winter Palace)的民众。许多学生要求讲授非主流或非正统经济学,而一群自称非正统的经济学家也在那里给他们鼓劲。他们宣称,多元主义要求接触许多相互竞争的范式。

但究竟什么是非正统经济学呢?约翰梅纳德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的传记作者罗伯特斯基德尔斯基(Robert Skidelsky)提醒人们,凯恩斯大师的愿望是有一天他的职业能够达到牙医那样的地位,由“谦逊而能干的人”从事。不过,世界上不存在非正统的牙医。也没人想要跨过一座由非正统工程师建造的大桥。

另类医学是存在的,但大多数另类医学一直另类下去,因为没有证据表明它们管用。医学界往往抵制创新,尤其是那些挑战“公认智慧”的创新理念——19世纪,匈牙利医生伊格纳兹塞麦尔维斯(Ignaz Semmelweis)付出几十年的努力说服同行们相信,他们能为病人做的的事情就是洗干净自己的手。

近年的另一个事例是,医学界只是在大量证据面前才接受这样一项发现,即许多溃疡是由幽门螺杆菌引起的。但就像这些案例所显示的那样,的医生终会被病人病情演变的证据说服,使好的另类医学成为正统医学的一部分。

经济学也应该这样。经济学不像哲学或者文艺评论,后两个领域对学生和研究人员的价值主要在于辩论本身,而非获取一套具体实用的知识体系。这就是为什么201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让梯若尔(Jean Tirole)做得对,他说服法国教育部不在全国大学委员会(National Council of Universities)为非正统经济学家设立一个独立的分会。该委员会有权决定在大学任教的资格。“对我来说不可想象的是”,他写道,“法国会承认同一学科内部的两班人马。“科学多元主义关乎的是思维的开放性,而不是知识的相对主义。

译者/陈隆祥

15kw柴油发电机
塑料托盘厂家
牌坊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