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急盼外送通道四川水电外送困局

2018-11-02 11:54:41

急盼外送通道 四川水电外送困局

本报 杨仕省 北京报道

尽管“川电外送”在2014年达到了历史新高,但因外送通道严重不足导致水电弃水情况仍十分严重。

据媒体报道,四川2014年外送水电电量首次突破千亿千瓦时大关,累计达1116亿千瓦时创历史新高。这较上一年年水电外送量690亿千瓦时,增长幅度达到62%。但巧合的是,2014年四川水电弃水量也创了历史新高,达到100亿千瓦时,较上一年增长近3倍。

“去年我们实现新增水电装机容量908万千瓦的同时,弃水电量也达到100亿千瓦时左右,为历年新高。”四川省能源局局长雷开平近日透露。

送不出去的水电,让四川省官员很发愁。《华夏时报》了解到的情况是,尽管国家能源局组织相关部门就四川弃水电量难题多次讨论,但并未达成共识,四川水电外送难题至今未解。

“想要从根本上解决四川因弃水损失的电量问题,需要从电力体制改革上开刀。”2月5日,着名能源专家、中国能源首席信息官韩晓平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表示,各类能源资源如何合理配置,成为电力改革的一大难题。“研究全国电力整体规划时,要把四川的水电放在全国一盘棋上,通盘考虑富余水电外送难题。”韩晓平说。

水电逆转

2014年,四川的水电进入了前所未有的集中投产期。

“按照现在的发展速度,今后四川的水电还会继续增长。”2月5日,四川能源局一位不愿具名官员表示。

据悉,四川水电市场逆转始于2012年,这一年四川省的水电装机总量超过湖北,一跃成为全国的水电基地。随后2年四川的水电装机呈现阶梯式递增:2013年5266.23万千瓦,2014年飙升到6170万千瓦,2015年底预计将达到7000万千瓦。

官方统计显示,2014年四川的水力发电2341.3亿千瓦时,增长26.4%。这一年,溪洛渡、向家坝、锦屏、川云水电及雅砻江等大型电站相继建成并发电,“西电东送”迎来大规模集中投产,四川的水电产量增幅再次走高。雷开平近日介绍,这一两年,四川省建成了一批有影响的重点水电工程,包括以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为主的大中型水电工程陆续建成,水电因此大量富余。据悉,在中国十三大水电基地中,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的水电基地都主要位于四川,“三江”流域集中了四川省78%的水能。

此外,四川多个水电站项目近日获得核准,包括雅砻江两河口水电站、大渡河双江口水电站等。在去年出台的《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中,对水电开发的措辞用的是“积极开发”。

据了解,2014年四川省新增水电装机容量908万千瓦,这还算保守,因为2013年四川新增水电装机容量超过1100万千瓦大关。“优先发展水电”被四川写入其能源工作的方案中。该方案称,2013年四川省能源项目投资1359亿元,增幅约6%,上马一批新开工的水电工程。该方案的部署非常具体,包括63个在建大中型水电站,约2940万千瓦,也包括26个国家已批准“路条”的大型水电项目,约3000万千瓦,还包括允许开展前期工作的一批中型水电项目。

梳理发现,四川水电集中开发、投产,远超四川负荷增长规模。四川官方披露的公开数据显示,至今核准、在建和同意开展前期工作的四川水电项目1亿千瓦左右,在建项目超过4000万千瓦。

水电弃水

四川水电投产的过度集中,导致水电弃水电量也随之居高不下。

据雷开平介绍,2014年出现的弃水增加,是多年来水电基地建设带来的项目集中投产和经济增长减缓用电下降的综合反应。

梳理四川弃水量的数据,2011年和2012年分别是27亿千瓦时和76亿千瓦时,2013年陡然滑落至25.8亿千瓦时,但在2014年又反弹至100亿千瓦时,起伏很大。

据悉,2013年四川摆脱了缺电的困扰,但新的问题是,四川很多水电站存在愁卖电、急外送的情况。来自官方的数据显示,“川电外送”在2014年达到了1116亿千瓦时的历史新高。

相比去年,今年卖不出去的水电或许更多。

据国四川省电力公司副总经理陈云辉估计,2015年在现有外送通道满送条件下,预计全年外送电量将达到约1300亿千瓦时,至少有约200亿千瓦时富余电量无法消纳。 “四川水电面临严峻挑战。”雷开平说,2020年四川水电装机有望达到9000万千瓦以上,加快破解通道瓶颈已刻不容缓。四川官方预计,若不再新增外送通道,预计2020年四川富余水电电量会达1800亿千瓦时,到2025年将达到2300亿千瓦时。

“把促进丰水期富余水电消纳,作为今年工作的重中之重。”雷开平在部署今年的能源工作时表示,开发西南水电是国家战略,消纳水电也理应放在国家战略层面进行研究。

如何将多余的水电卖出去,成为四川现实的难题。四川省能源局副局长张绍军近期透露,该局组织四川的水电企业到华东地区主动对接需要用电的企业,以化解卖电难。

四川水电弃水难题,引起相关国家部委的重视。去年7月,国家发改委经济运行调节局牵头,会同能源局多个司局,还有几家电公司组成联合工作组,赴四川专题调研水电外送。

但上述矛盾至今也没得到彻底解决。“去年四川弃水量再创新高,超过此前两年弃水量之和。”四川省能源局一处长证实,目前的状况得不到尽快改善,到“十三五”末四川将会有1100亿千瓦时的电量外输难题。

通道建设滞后

坐拥丰富水资源的四川,却因水电外送通道的缺乏而遭遇严重的弃水现象,这让四川省的官员满怀惆怅。

“就算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但是去年还有100亿千瓦时的富余电量送不出去。”据张绍军估计,今年弃电量还会增加。据测算,到今年底四川水电可发电量接近1500亿千瓦时,丰水期富余电量将达到156亿千瓦时。

采访四川发改委得到证实,今年,除四川德阳到陕西宝鸡直流输电工程送出限额有所提高外,再没有其他新增外送电量的通道,送不出去的电只增不减。四川披露的数据显示,到“十三五”末,四川可能要面临1100亿千瓦时的富余电量外送难题。

“怎么送、往那里送,至今还没有形成共识。”2月5日,四川省发改委一官员明确告诉《华夏时报》,相关方组织过几轮协调,但并未达成一致。据该官员解释,在中国,建设电站和送出工程核准并不同步,按照国家基本建设程序,电企业只有在电站核准后才能启动送出工程可研、核准及建设,导致电站送出工程投产进度严重滞后于电站建设。

“不止四川的水电面临外送受限,其他地方也一样。”国家能源研究所一位研究员告诉,当前,跨区域的特高压直流工程建设难度大、周期长,跟不上水电开发的步调,“少要滞后三四年”。

当前,四川电力外送究竟如何?据悉,川电外送目前主要是依靠三大特高压直流工程,即向家坝—上海、锦屏—苏南和溪洛渡—浙江±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这些送出通道为上述几大电站的配套建设,却没有能力外送四川其他电站的富余电力。”中国西部经济研究中心一研究员说。去年,前述三大工程外送电量达859亿千瓦时,承担了四川水电外送80%的重任。

不仅如此,四川部分水电装机在规划之初便定位在当地消纳。“过去多年,可以通过不断上马高耗能企业,解决富余电力问题,但而今这一做法已被终止。”上述官员坦言。

这些年,四川一直呼吁外送通道的建设,包括已经开展前期工作的四川雅安到湖北武汉的特高压输电工程,至今尚未获得官方批文。

“连年弃水的深层次原因,是四川能源结构配置的不合理。”韩晓平说,西南水电的外送,不应只靠“西电东送”,还应让北方的煤电参与其中,各取所长。原国家电力部规划司司长王信茂则建议,要将四川水电开发和配置纳入全国资源优化配置的大格局之中,统一配置,提前运作。

颜料回收
二手绞车
理财投资可靠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